“郝阿姨,您看这租金能不能再便宜一点,我们这刚毕业的学生没多少钱的。”

  “唉,我这房子靠近地铁口,出门就是二号线,要不是看你俩是学生,真不能再便宜了。”房东摇了摇头。

  “好吧,那说好以后不能再涨价了噢。”说罢,顾萧叶迅速在合约上签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  “你这孩子,合约都签完了,我还能赖你不成。房间里这些东西你们俩都可以用,不过不要给我搞破坏哈。”

  这是顾萧叶到杭州的第四天。没找到房子的这几天,顾萧叶这几天一直都住在韩锐枫家,这两人从大学刚认识就相见恨晚,整日像AB胶一样黏在一起。顾萧叶总说他像块牛皮糖,赶也赶不走。自从韩锐枫知道顾萧叶要在杭州租房子,帮忙找房子忙活的比自己还勤快,仔细一问才知道他也想搬出来住,就一块儿搭伙合租下吧。按理说韩锐枫自己在杭州也有家,不想回家的原因竟是在家被催婚,为了躲避唠叨索性就搬出来住了。不过想来也可笑,韩锐枫和顾萧叶是同级生,就因为服兵役回来大了他两岁,这才刚毕业竟已经开始被催婚了,想想再过两年后的自己,不禁打了个哆嗦。

阅读更多